起訴女子摔壞其手表 索賠1.7萬元

作者:何顯飛  來源:南充晚報  2019-10-23

   夏某和張某素昧平生,僅在KTV同席喝過一次酒,夏某稱張某將自己一塊價值3萬多元的名表摔壞, 向其索賠1.7萬余元修理費。而張某矢口否認。法院認為夏某提交的證據不足以證明張某摔壞了其手表, 且使用了1.7萬余元的維修費,日前依法駁回了夏某的訴請。

      起訴女子索賠1.7萬 訴稱對方摔壞其手表

  夏某和張某都是80后, 分別住在儀隴縣和順慶區, 二人生活素無交集, 僅在KTV同席喝過一次酒。2019年4月,夏某卻將張某告上了順慶區法院,說張某把他的一塊價值3萬多元的名表摔壞了, 要求她賠償1.7萬余元修理費。張某大呼冤枉。

  法院公開開庭審理這樁案件時,31歲的夏某稱,他于2019年2月7日晚10點30分左右, 在朋友何某的邀約下來到順慶區濱江北路一家KTV,在場約10人,都是何某和他大學同學蘇某的朋友, 其中有個女子張某也在場。“我和張某是第一次見面,互不認識。”夏某說。當晚11點左右,夏某提出要先走一步,張某對他進行阻攔,從他手腕上摘下腕表說:要走可以,把表當在這里。隨后張某站著從約1.6米高處把腕表摔到了地面上。夏某發現表圈8-9點位由于摔落撞擊出現明顯磕痕, 何某及其同行朋友饒某當場也查看了腕表外觀受損情況。

  夏某稱,2月9日晚, 他發現腕表走時不準, 比正常時間晚20多秒。第二天,他與成都萬國零售銷售人員通過微信取得聯系,對方初步判斷機芯可能由于外力沖擊出現故障,并建議他將腕表郵寄至成都萬國零售店后,由零售店寄至上海顧客服務中心進行全面檢測。

  2月11日, 夏某將腕表寄至成都萬國零售店后, 通過電話與張某聯系,張某承認腕表從她手中摔落的事實,但不承認機芯受損與此有關。2月19日, 成都萬國零售店告知夏某,腕表監測結果已出,維修報價17052元。當天,他兩次撥打張某的手機均被拒絕接聽,張某的丈夫明確表示拒絕賠償。

  原告夏某認為,被告張某強行從他手中摘下腕表隨后摔落至地上,致使腕表受損,其行為嚴重侵害了自己的合法權利,請求法院判令張某賠償其萬國IW377714型機械腕表維修費用17052元;并向自己口頭道歉。

      被告否認原告指控要求判令對方道歉

  夏某向法院提交了與何某及維修人員的微信聊天記錄,并請了證人饒某作證。

  被告張某向法庭提供了完全不同的版本,她稱:“我在朋友的介紹下與夏某喝了杯酒,隨后再無交集。四五天后,他打電話給我說手表被我損壞要求我賠償。他沒有證據證明表是我損壞的。我要求法院駁回他的全部訴求,并向我口頭道歉。張某還向法院提交了證人謝某、杜某的證言。

  夏某的萬國IW377714型機械腕表是否受損以及受損是否是張某造成的,成為雙方爭議的焦點。

因原告提供證據不足被法院駁回訴訟請求

  順慶區法院認為,關于夏某的腕表是否受損以及主張的受損金額問題,夏某在庭審中沒有提供其腕表受損已實際產生的維修等費用證據,也沒有委托法定機構對腕表受損的具體金額作出可信性的鑒定,因此法院對夏某主張其腕表受損的維修金額的訴訟主張因缺乏證據不予認定。關于夏某的腕表受損是否系張某所致的問題,雙方在庭審中各自提供的證人證言也對事實的陳述各執一詞,夏某無法提供其腕表具體的受損事實經過,也無法合理排除其腕表在別處受損的可能性,盡管夏某向法院提交的錄音試聽證據中張某在通話過程中沒有對腕表由其摔落在地的事實予以否定,但無法就此完全肯定夏某的腕表受損就一定是張某的行為造成。

  日前,該院一審駁回了原告夏某的訴請。

      民事訴訟中證據不足的后果

  全省十佳律師事務所———四川罡興律師事務所主任任靜:在民事訴訟中,我國采用的是“誰主張誰舉證” 的舉證制度。《民事訴訟法》 規定:“當事人對自己提出的訴訟請求所依據的事實或者反駁對方訴訟請求所依據的事實有責任提供證據加以證明。沒有證據或者證據不足以證明當事人的事實主張的,由負有舉證責任的當事人承擔不利后果”。本案中,法院認為原告提交的證據不能達到證明其向被告索賠手表維修費的目的,故駁回其訴請。(記者 何顯飛)

論壇熱帖

广东体育台直播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