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休老人成為裝裱師 傳統工藝需傳承

      儀隴新聞網訊(記者 尹小麗 錢超)三分書畫七分裱。愛好繪畫的羅德武退休后,潛心習得傳統裝裱手藝,成為儀隴縣少有的傳統手工裝裱畫師。近日,筆者前往儀隴金城鎮采訪66歲的羅德武老人。在他看來,這一傳統手藝是對書畫藝術作品的二次創作,更是讓其獲得長久的生命和藝術價值,但傳統裝裱已陷入困境,需要有人傳承。

      結緣:退休老人主動求學裝裱

      “我打小就喜歡畫山水、花鳥畫,雖然沒有考取國畫專業,但一直堅持著這個愛好。”2012年,退休的羅德武有了時間專注于自己的愛好。畫作完成后,為了觀賞和長久的保存,還需要裝裱。但羅德武老人不會裝裱,每次都要跑到南充裝裱,來來回回要跑很多趟。為了節約交通成本,羅德武便萌生出學習裝裱的想法。

      “剛開始準備去南充學習,后來得知金城老協有一位80歲的老人會傳統裝裱。”羅德武告訴筆者,這位名叫何淸宇的老人,對于這門手藝,不帶不傳。為了學到傳統裝裱手藝,羅德武幾次上門請教,最后以誠心打動了老人,答應教他如何裝裱。裱畫是一門傳統的手工藝,學習過程很枯燥,一站則是幾個小時。而需要裝裱的書畫都是別人的心血佳作,經不起試驗,如果裝裱稍有不慎,則會影響裝裱的效果,重則損毀書畫。為此,老師只讓他當下手,做一些簡單的,更多的只能看師傅怎么操作。羅德武告訴筆者,光看不行,還是要實踐。買書本、資料看,但理論和操作實際上是兩碼事。整個一幅字畫裝出來,要三十多個工藝,哪一個少了都不行。為了很好地掌握手藝,羅德武把自己精心繪制的國畫拿來練手,實踐。“雖然學習過程很枯燥,但因為熱愛,常常節假日也跑到師傅那里去學習。” 羅德武告訴筆者,后來師傅因年事已高,已干不了裝裱活兒,把畢生所學傳授給了他。學習了兩年多,羅德武于2014年學成出師。

      細心:每一個環節都不能出錯 

      學成后,羅德武在金城鎮老年協會活動中心裝裱書畫,有一間工作室。一張長約3米的大桌擺放在房間里,墻面上掛滿了裝裱好的書法國畫作品,而臨近門口則擱放著木板。筆者采訪前,羅德武正在對一幅字畫作品量尺寸。“不要小瞧這一步驟,尺寸除了問題,裱紙的尺寸相應的也出問題,上下不對稱。”放下手里的裝裱工作,羅德武向筆者細細道來這傳統技藝。

      三分字畫七分裱,你畫的再好,沒有裝裱還不算藝術品。通過裝裱后,才能成為可以保存、交流、傳承的藝術品,可以變成有償的藝術價值。裱好才算成品,檔次也不同了。

      羅德武說,裝裱分為裱片和裱件,一副作品的裝裱需要37道工序,包括高溫處理、濕度處理.....而大步驟里面,又有許多細小的環節。全部裱完至少需要7天。在進行手工裝裱過程中,必須心無雜念,每一道工序每一個動作都要求細致入微,慢工輕磨,是對作品第二次藝術性創作。

      “比如高溫處理,就是保證書畫不走墨、不掉色。而熬制漿糊更是考驗,好的漿糊對于裱畫來說非常重要,它可以延長畫的壽命,保持墨色鮮艷。熬制漿糊時,糯米和水的比例、火候、熬的時間都要把握好。每一個細節都不能出錯。”

      雖然需要三十多道工序,耗時耗力。但是裝裱出來的作品禁得住時間的考驗,就算百年后,書畫作品若老舊或損壞,還是可以修復出來。經過進一步摸索,羅德武在傳統工藝的基礎上有了進一步創新,研制出獨有秘方的漿糊,讓字畫不僅防蟲防腐,更可以抗發霉。

      如今,羅德武裝過的字畫有近千幅,儼然成為一名優秀的傳統裝裱大師了,甚至經成都、重慶等地書畫愛好者慕名前來裝裱、交流書畫心得。

      傳承:傳統工藝需要傳承下去

      而在如今這個快節奏的時代,由于機器裝裱用時短、造價低,因此成為了書畫界的主流。羅德武告訴筆者,很多人圖快和省費用,都選擇去機裱。但他們也不知道手工和機裱的區別。 傳統手工裝裱的字畫經久保存,爛了、損壞了還能修復原型。但是機裱,無論哪個大家、名家的,只要進行了機裱,也等于宣布了作品壽命不長。機裱,流程很簡單,宣紙加上膠水,通過一層膜高溫壓合,就成了,用到的膠膜沒有辦法溶解。而傳統裝裱是用的漿糊,就算存放幾百年以后,還可以再次“翻新”裝裱。

      “傳統的手工裝裱工藝變得尤為珍貴,而手裱師傅也變得極為稀缺。”羅德武告訴筆者,目前,在儀隴僅有他一人會傳統裝裱,而南充市也只有文化館里面幾位師傅會。

      又因為傳統裝裱利潤薄,耗費時間,加之工作枯燥,很多年輕人不愿意學。“有幾個年輕人找我學,開始有熱情,后來靜不下心就沒有學了。”羅德武告訴筆者,他只有一個心愿,希望能把傳統工藝學到,在通過他的手傳到酷愛的熱心人手上,希望一代又一代有人接應傳承。

       “我們老協準備成立一個老年書法繪畫協會,把全縣熱愛書畫這一行的,團聚起來,交流學習。到時候,有誰愿意學這個,就無償教授給他,既保存傳承了傳統裝裱手藝,又弘揚我們三鄉文化。”羅德武說。

      “可能若干年后,傳統裝裱這一技術就要消失了,傳統手工裝裱有可能成為非物質文化遺產。所以,我不希望它失傳。”為此,羅德武鼓動自己的老伴和女兒來學習傳統裝裱,她們心細、勤快,耐心不浮躁,很適合做這個工作。羅德武告訴筆者,他會選擇堅守,讓這門獨特的工藝傳承下去。 (編輯/吳蘭)



 


論壇熱帖

广东体育台直播在线观看